晋城近3年危险驾驶案都是“喝多了”

“2016年1月至2019年8月,晋城市法院审结危险驾驶案件1968起,涉案人员1970人,均为酒后驾车案件。”11月8日,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。党组成员、法院副院长王介绍了近三年来全市两级法院危险驾驶审判工作情况,揭示了晋城市危险驾驶案件全部为酒后驾车案件,其中绝大多数为无固定职业、高中以下文化程度、25岁至45岁的男性。

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《危险驾驶案件审判白皮书》,这是继《危险驾驶案件审判白皮书》 《行政审判白皮书》之后今年发布的第四份白皮书。由于晋城的危险驾驶案件多为酒驾案件,对于喜欢酗酒的晋城人来说,此类案件的审理结果尤为引人注目。

“酒文化”与“汽车时代”碰撞

晋城素有“河东之屏,中原之喉”之称,盛产“酒文化”。酒是客人或朋友聚在一起时,几个骰子或一盒扑克游戏中的“筹码”。但正是这种“酒文化”让部分金城人在“汽车时代”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2015年11月1日实施《非法集资案件白皮书》,追逐竞驶、酒后驾驶、严重超载超速、非法运输危险化学品等危险驾驶行为被正式判刑。王表示,在这种背景下,晋城市的危险驾驶行为并没有完全根除,仍然显得频繁和频繁。

《民间借贷案件白皮书》显示,2016年1月至2019年8月,晋城区两个法院共审结危险驾驶案件1968起,涉及1970人,均为酒后驾车案件。其中,实际判处拘役、罚金1732人,判处缓刑、罚金233人,免除刑事处罚5人。同期,晋城县、区法院审结的危险驾驶案件由高到低依次为高平615起、阳城427起、市区369起、泽州285起、沁水203起、灵川69起。

刑法虽然规定了危险驾驶的四种类型,但晋城危险驾驶的具体案件比较单一:1968起案件均为酒后驾驶案件,但不存在追驾、严重超载超速、非法运输危险化学品等案件。犯罪主体的特点是“四多”,即男性占绝大多数,中青年人较多,没有固定职业的人较多,高中以下文化程度较多。“1968年1970人,其中男性1959人,女性11人;25岁以下167人,25-45岁1295人,45岁以上508人。其中,1714人无固定职业,1人研究生学历,50人大学学历,1919人高中及以下。”王表示,涉案车辆多为中小客车,事发时间多为夜间至凌晨。

从1968年的审判案例来看,中度以上醉酒者所占比例较大,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。案件中,绝大多数被告人认罪态度良好,也有少数开车逃逸拒不配合的案件。根据资料显示,在1970名被告人中,有驾驶或弃车逃避检查处罚、拒绝呼吸测试、拒绝验血、让他人冒充代替品等21种行为。

建立打击危险驾驶犯罪的长效机制

王认为,许多机动车驾驶员缺乏对酒后驾驶社会危害性的认识,对生命缺乏尊重和敬畏,缺乏对自己和他人生命健康负责的意识,导致危险驾驶行为屡禁不止、屡禁不止。被处罚的“酒驾”绝大多数都知道酒后不能开车,但还是幸运的。他们反应快,技术高,自控能力强,车辆性能好,不会造成问题;有的自信距离近,路线熟悉,有办法避开。不会有意外或者被交警发现;有人认为被抓后,“走”和“信任关系”会变大变小;有人认为传统节日交警巡逻频繁,但平时巡逻较少。非节假日酒驾被查处是小概率事件,他们和交警打“游击战”;还有人认为,驾驶摩托车不属于机动车,居住区停车场、道路不属于酒驾,“通宵酒驾”不构成危险驾驶罪。“以上情况反映了‘酒驾’人员的无意识遵从和对法律理解的误解。”

此外,从晋城两级法院审理的案件来看,大多数醉酒驾驶行为是在事故发生后查获的,其余案件主要由公安机关查获。“卡还处于随机临时状态,不能全天候全覆盖。容易助长酒驾者的侥幸心理,难以形成防控的长效机制。”王认为,要遏制酒后驾车行为,必须坚持全社会联动、综合治理、重点防控,形成社会合力进行整治。

针对危险驾驶犯罪日益增多的趋势,王提出了晋城市两级法院今后处理危险驾驶案件的工作思路和方案:“加强共同努力,建立打击危险驾驶犯罪的长效机制;完善机制,进一步完善认罪接受处罚制度,对轻罪实行快速判决程序;主动引导和增强机动车驾驶员的安全文明驾驶意识。通过进一步加强与公安、检察机关的互动与合作,建立打击危险驾驶犯罪的长效机制,定期通报危险驾驶犯罪情况,加强沟通与合作,彻底消除酒后驾车的侥幸心理。”

王金城案金城酒驾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